评论:唐杰忠走了 相声黄金时代也一去不返

    来源:新浪娱乐    发布时间:2017-06-20 13:43    编辑:伊秀

唐杰忠 本网讯: 不能一概而论今天的相声圈不思进取,毕竟难出大师是每一个行业都面临的问题。相声界的现状和今天娱乐圈影视产业的大趋势何其相似,环环相扣的利益链何其庞大,在唐杰忠老先生的时代,或许是难以想象的。在媒体技术、渠道、形式极度繁荣的今
唐杰忠

唐杰忠

本网讯:不能一概而论今天的相声圈不思进取,毕竟“难出大师”是每一个行业都面临的问题。相声界的现状和今天娱乐圈影视产业的大趋势何其相似,环环相扣的利益链何其庞大,在唐杰忠老先生的时代,或许是难以想象的。在媒体技术、渠道、形式极度繁荣的今天,相声或许只能与各类艺术形式并重,无法重返曾经那个黄金时代。但至少,不要偏航太远。

唐杰忠的学艺道路赶上了“黄金时代”

6月18日晚,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唐杰忠先生因病去世,享年85岁。2017年央视春晚[微博]舞台上,姜昆、戴志诚给观众朋友带来了《新虎口遐想》,春晚一结束姜昆就去看望了当年《虎口遐想》的捧哏唐杰忠。而今,随着唐杰忠先生的仙逝,三十年前与姜昆合作的《虎口遐想》也成为永远的经典。

作为古老曲艺表演艺术一种的相声始于清朝,但真正让这种并不入流的民间艺术登上主流文化舞台,是新中国成立之后。1949年1月29日,17岁的唐杰忠在北京解放的时候当了文艺兵,做宣传工作。其语言天赋很快在部队里获得了认可,50年代初被派往北京学习的唐杰忠通过山东快书名家高元钧拜刘宝瑞为师,从此走上了相声艺术的道路。

那是《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引领文化艺术的时代,艺术为人民服务的理念成为艺术从业者们心中的唯一准则和理念,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则是他们的方法论。也正因如此,相声、快板、杂技这些来自街头的民间艺术得以延续保存、去粗取精,从旧社会迈入新时代。新中国成立后,一大批以马三立、侯宝林、刘宝瑞为代表的相声艺术家们将相声的内容加以改造,去掉了大量庸俗色情、低级嘲讽的段子,使相声能够迅速在全国普及,成为“文艺战线上的轻骑兵”。唐杰忠先生和马季先生早年间曾合作过一段以援建“坦赞铁路”为主题的相声《友谊颂》,今天依然有人能发现其充满远见的政治目光。

唐先生的学艺道路赶上了黄金时代,正是在这样的时刻,相声被赋予了取乐玩笑之外更深刻的意义价值,涌现出无数佳作,相声终于成为了人民的相声。直到现在,还有许多观众(包括当年没出生的)对《虎口遐想》这个轰动性的作品褒奖有加。

事实上,唐杰忠和姜昆的合作,一开始并不顺利。但好在那是相声的黄金时代,没有经纪公司的压力,也不存在市场竞争的焦虑。在李文华前辈生病之后,唐杰忠接棒成为了姜昆的捧哏搭档。把自己逼上李文华曾经站的地方之后,唐杰忠兢兢业业不断调试着自己的状态。老搭档姜昆评价“唐杰忠先生是高调从艺低调做人的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你从来没有看到他在公众场合特别是新闻媒体面前怎么样。长期以来,他一直从事着陪伴鲜花的绿叶的工作。”

“晚会相声”和“综艺相声”成为两个极端

在今天大娱乐概念包裹一切的市场中,唐先生这样的精神似乎显得有些“过时”甚至无法理解。90年代以来,在市场化的大潮洗刷之下,京津地区陆续出现了不少私营相声团体,相声在茶馆里再次回到过去。善于跟进时代、不断制造话题的娱乐明星式的表演者从中脱颖而出,成为最当红的相声演员。

但是,人民艺术家大多数转身成为了人民币艺术家。很快,相声的舞台开始有了裂痕。一部分相声从业者重返街头,沦为了“不择手段”引人发笑的娱乐形式,以消解政治性的反叛方式号称自己是“相声正宗”。完全市场化的相声坊、更加大众化的相声综艺、真人秀一面扩大市场版图,一面意图指向相声的“复兴”。而另一部分进入主流的相声表演者在红红火火的市场业态下,则显得颇有些尴尬。尽管在春晚等传统舞台上的相声依然正经文雅,但同时也往往被认为寡淡无趣,相声取材民间同时经过艺术加工的灵气岌岌可危。

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艺术形式走上了两个极端,在泛娱乐化的力量下,相声这一传统艺术更多地被纳入娱乐经济版图。近年来,层出不穷的喜剧类节目让相声陷入了另一种窘境,《欢乐喜剧人》《笑傲江湖》《喜剧总动员》成为了青年相声演员的选秀场。

创作形式、经营方式,看似都不触及相声的艺术根本,但实实在在影响着创作质量。上世纪相声黄金时代的开启离不开广播电视技术的加持,今天的相声“复兴运动”则多少受到了电视的挟持。做电视节目的紧赶着制作、播出,留给艺术创作的时间本就不多。演员顶着强大的压力,却往往只能在速成的节目中呈现肤浅浮躁的作品。曾经在娱乐中针砭时弊的相声,最后剩下干瘪的笑料。而相声演员出道的“明星”,最后观众不记得他留下什么经典台词,只记得他在综艺节目里“撕名牌”。

今天的相声圈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复杂性

对于相声演员的追捧,也跟影视明星走红的逻辑愈发相似。郭德纲[微博]的二弟子,出生于1992年的张云雷因为容貌出众收获了更多粉丝。前段时间,因为身体受伤隐退了一段时间后,复出的“爱豆”张云雷让粉丝期待已久。在他的演出现场,登台后还未开口,一众粉丝便拥到台口,递上鲜花、画像和各式礼物,“李易峰[微博]存在什么情况,张云雷就存在什么情况”,他的粉丝如是说。

最早以“师徒制”为传承方式的在娱乐圈逻辑下逐渐溃散——在娱乐新闻里,所谓“师徒”却更多以“互撕”的形式获得关注。今天相声圈也开始按照更大众的路子包装“cp”人设。上述提到的张云雷,在微博称搭档杨九郎为“夫人”的微博,通常能被转发超过四位数。故意“暧昧”的手法是今天娱乐圈的通用法则,岳云鹏[微博]和孙越也用过。

有趣的是,深谙粉丝“萌点”的年轻相声演员,也仍保有对相声艺术的追求。今年四月,张云雷和杨九郎花一个多小时满头大汗地说了一段经典的传统相声《九艺闹公堂》。这段融合各种曲艺表演的传统相声因为难度高、搞笑包袱少,一年在整个德云社也不一定会有一对演员使用。演出结束,杨九郎说了这样一段话:“现在我觉得大家对传统相声可能不太能接受,可能都喜欢包袱多的,都喜欢俩人秀恩爱什么的,今儿演这个节目,也是为了能让大家看见相声不是那么纯搞笑,不是俩人非得秀恩爱,卖腐,不是那些东西。”

但与此同时,他们的师傅郭德纲创立了自己的红酒品牌甚至卖起了面膜。相声圈以近乎诡异的方式重返市民社会,这或许是“复兴”的杂音?不能一概而论今天的相声圈就是不思进取的,毕竟这个时代难出大师是每一个行业都面临的问题,相声界的现状和今天娱乐圈影视产业的大趋势何其相似,环环相扣的利益链何其庞大,在唐杰忠老先生的时代,或许是难以想象的。在媒体技术、渠道、形式极度繁荣的今天,相声或许只能与各类艺术形式并重,无法重返曾经那个黄金时代。但至少,不要偏航太远。

更多新闻阅读:

吴昕回应演技差:受到的嘲讽努力还回去

大张伟谈粉丝与薛之谦粉丝"骂战":没深仇大恨

江苏新闻周刊客服:025-66066100
【责任编辑:陆超】

江苏新闻周刊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江苏新闻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致电025-66066100 66066101,联系邮箱:724922822@qq.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