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动画欠缺的不是技术,是想法

    来源:新浪    发布时间:2019-01-14 14:30    编辑:公子潇     浏览量:

《白蛇:缘起》上映前两天,每天票房一千多万,这是一个意料之中的开头。第三天排片较前一天有小幅度上涨,未来走势未知 《大圣归来》首日票房也没到2000万,最终近10亿,《白蛇:缘起》之后能否逆袭,要看能不能靠口碑创造奇迹了。 截止1月13日17:30分,该

《白蛇:缘起》上映前两天,每天票房一千多万,这是一个意料之中的开头。第三天排片较前一天有小幅度上涨,未来走势未知——

《大圣归来》首日票房也没到2000万,最终近10亿,《白蛇:缘起》之后能否逆袭,要看能不能靠口碑创造奇迹了。

截止1月13日17:30分,该片微博电影大V推荐度88%,猫眼电影实时票房即将突破4000万
 截止1月13日17:30分,该片微博电影大V推荐度88%,猫眼电影实时票房即将突破4000万  目前,《白蛇:缘起》在各大评分网站上的分数都不错,比起追光动画之前出品过的三部电影《小门神》《阿唐奇遇》《猫与桃花源》,许多观众认为《白蛇:缘起》在人设、动作、故事节奏、剪辑方面有了显著提升。

一方面得益于追光六年来积累的经验,另一方面也是更为关键的一点——此次《白蛇:缘起》迎来了华纳兄弟的加盟,追光和华纳各自施展长项,将中国动画推向国际一流水准。

过去一年,华纳中国成功打造出中美合拍大片《巨齿鲨》,而《白蛇:缘起》则是他们在中国传统IP、中国本土市场的一次试水。

《白蛇:缘起》前世今生海报

 《白蛇:缘起》前世今生海报  [追光+华纳:缘起]

追光动画CEO王微证实,他从没说过“追光动画立志要做‘中国的皮克斯’”之类的话。不过媒体好像一直喜欢这样写。

王微倒是确实仰慕皮克斯,每一本关于皮克斯的书,他都买来认认真真研究过。

研究完的结论是:皮克斯的发展路线是不可复制的,中国的社会形态、观众构成、观影心态等等各方面都与美国迥异,中国动画必须要摸索出一条自己的路。

纪录片《皮克斯的故事》

 纪录片《皮克斯的故事》  

六年前,王微带着土豆网创始人的光环,创立了追光动画,他因此也被业内视为对动画最有情怀的老板。

此前,追光出品了《小门神》《阿唐奇遇》和《猫与桃花源》三部动画长片,品质上佳,但票房却接连败北。

在《白蛇:缘起》之前,王微都是亲自担任编剧和导演,因为公司里没有更好的人选。

“千头万绪”,王微说,“动画片的整个流程看似简单,其实非常复杂。不可能一上手就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作品,总得有机会去犯一些错误。要全身心投入几年时间,才敢说大致明白了CG动画是怎么回事。”

《小门神》

 《小门神》  

追光面对的困境,其实也是整个中国动画产业遇到的瓶颈——

在美国,类似《疯狂动物城》这样的动画电影预算可以达到2亿美元,但中国却没有投资人会冒这样的风险,所以追光做一部电影的成本只能一直控制在七八千万人民币。

过去几年,虽然也有过《大圣归来》这样突破圈层的个例,但总体而言,中国动画电影从未真正打开市场,票房起伏不定。

王微总结经验认为,要想像迪士尼那样吸引大量家庭观众,就应该寻找一个相对大众化、家喻户晓的题材。

例如《猫与桃花源》这样的片子,虽然看过的观众会说好看,但吸引观众走进电影院的成本太高了。

《猫与桃花源》

 《猫与桃花源》  

现任华纳兄弟中国区总裁的赵方早在《小门神》时期就与追光动画有过接触,和追光的核心骨干王微、于洲、袁野一样,赵方早年也有过IT从业背景,因此他们之间颇有共同语言。

在赵方看来,动画制作是最容易实现工业化的,因为整个流程可以被体系化管理;追光动画对技术和人才的管理、多年来坚持不懈的工匠精神,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018年,中美合拍的《巨齿鲨》在国内外都取得了巨大成功,奠定了华纳进一步打造合拍片的信心。与《巨齿鲨》的“国际化”、讲述国际故事的思路不同,接下来的这一步,华纳有意寻找合适的项目试水本土故事,主打国内市场。

于是在《白蛇:缘起》这个项目上,追光和华纳一拍即合。双方决定“强强联合,大干一场”。

   [并非重复白娘子,而是再创造]

像腾讯那样的大集团,手握大量自有IP,做动画多半会改编自家旗下的网文、漫画、游戏等。而追光是新创立的独立动画公司,无力四处购买版权,于是挖掘公共IP无疑成了一条最现实的途径——

但一定得是创新的故事,不能把已经被拍过很多遍的老套故事用动画再讲一遍,这是追光人的共识。

回忆起《白蛇:缘起》的构思缘起,导演赵霁和黄家康讲述:一开始我们在讨论IP时也有过各种各样的想法,希望能找到一个让大家都很有共鸣的题材。不是每个传统IP都适合动画化,也不可能把《梁祝》再拍一遍。

后来,他们想到《白蛇》,觉得会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为什么它能成为千古流传的爱情故事?白素贞是那样一个完美的女性,又漂亮能力又强,怎么会喜欢上窝囊的许仙?

查阅好多古文资料后才知道,原来白素贞要报答前世许仙对她的恩。

那么许仙前世到底做了什么,会让白素贞心甘情愿付出所有?于是诞生了《白蛇:缘起》里接地气的男主角阿宣,使得这个故事可以有别于之前拍过的无数版影视作品。

“虽然是一个东方古代爱情故事,但我们在里面放了现代人的爱情观:当你发现伴侣发生了变化,变胖了,变丑了,甚至变成一个妖怪了,你们是不是还愿意在一起?就好像我们在结婚的时候都会宣誓一样,爱情是不是真的很纯粹,可以什么都不计较?”

华纳兄弟中国区总裁赵方也很喜欢白蛇这个IP:“它的优势是耳熟能详,老百姓全都知道。同时它又不是传统的新白娘子传奇,而是有新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新旧IP还可以产生一些关联。听了片中的音乐,我们小时候的记忆一下子就可以找回来。”

《白蛇:缘起》的两位导演黄家康和赵霁都是导演界实打实的新人。

 《白蛇:缘起》的两位导演黄家康和赵霁都是导演界实打实的新人。  

黄家康从香港来到大陆,加入追光后从动画组长一步步做到总监;赵霁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05届数字媒体艺术专业,之前在追光担任剪辑师,《猫与桃花源》时署名后期总监。

两个年轻人已经在公司共事过五年,他们各自擅长不同的制作环节,也在无数次夹杂着港普口音的争吵中逐渐磨合得非常默契。

“追光是一个可以给有能力有想法的年轻人机会的公司”,赵霁说,“我们都不会觉得自己已经有资格做导演了,但当机会摆在你面前时,你自然就会被吸引过去,然后迅速提高自己。”

这一次,追光动画创始人王微选择退居幕后,将导筒大胆交给这两个年轻人。

“毕竟公司叫追光动画嘛,不是王微工作室,以后还会有更多新导演,肯定不是我一个人的。最终我要做的可能就两个事情,一个是思考我们到底做什么作品,第二个就是组建什么样的团队,让大家觉得足够有挑战,有成就感,为他们提供一个更好的环境。”

虽然做互联网和做动画看似属于全然不同的领域,但王微觉得,在鼓励创意方面,带领动画师和工程师并没有根本上的差别:

“他们都是躲在黑暗的小角落里,希望能做出一个惊天动地的作品…动画师也很辛苦,赚不了什么钱,世界上没有几个动画师的名字能被人们记住。如果这次《白蛇》有机会成功的话——我个人是抱了很大的期待,我希望能让他们在生活上过得更好一些。”

给很多观众留下印象的千年狐妖

 给很多观众留下印象的千年狐妖  

追光动画目前的员工规模维持在大约200人,基本都是年轻人。

公司决策几乎都是自下而上产生,连墙上挂什么画,中午吃什么饭,也都由公司里各种各样的“委员会”说了算,力图保持年轻有活力的创意工作氛围。

在《白蛇:缘起》筹备期间,全公司上上下下还刮起一阵古风热潮,员工一度都自发穿汉服来上班。“推开门人家会吓一跳,以为这里拍戏呢!”赵霁笑道。

在摸索《白蛇:缘起》美术风格时,制作团队一致认为既要不同于以往的影视作品,又不能过于偏离传统IP、给观众造成陌生感。

“如果说《新白娘子传奇》里的白素贞是少妇形象,那么《白蛇:缘起》里的就是少女。”导演黄家康和赵霁表示。

 

古装题材的动画化制作难度其实非常高。

比如白素贞应该是长发飘飘的,轻纱质感的白衣里外好几层,动态的每一帧都有很大挑战。

还有,像白素贞这样的中国传奇女子该长什么样?不可能是日漫风,更不会是美漫风,连她的眼睛形状、眼间距大小、睫毛长短,都调整过无数版本。

导演黄家康在人设上迟迟拿不定主意,后续一连串工作也因此积压下来,初做导演的他一度要崩溃。

为进一步打造出独一无二的中国风,《白蛇:缘起》开片不久就有一段十足惊艳的水墨风段落,用来呈现白素贞与自己心魔斗争的过程,这一段也是团队精心打磨出来的成果。

片中男主角阿宣所在的“捕蛇村”、蛇族生活的溶洞等场景则参考了中国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的风貌,为此团队还专程去贵州一带采风。

《白蛇:缘起》并非IP符号堆砌出来的作品,主创团队更在意每个角色都能真实可信。

比如宝青坊和坊主小狐妖的设计,导演们认为她是千年狐妖,所以她所在的环境不只有晚唐元素,年代感应该更久一些;

白素贞穿了一双时髦的凉鞋,据考证,她所在的年代确实已经有类似的设计,主创将之改良了一下,更能突显白素贞的青春少女形象。

目前追光还没计划《白蛇:缘起》之后到底要拍几部,要看《缘起》的市场成绩再做决定。

不过导演心里早就建立起庞大的世界观,宝青坊就是一个符号,告诉观众在这个奇幻世界里还有很多妖还没登场。

[华纳全程深度参与]

很多人可能想当然以为,像华纳兄弟这样的美国大公司,最能为中国动画提供支持的是技术,其实不然。

在和新浪娱乐的对话中,追光和华纳不约而同提到,中国动画最欠缺的早已不是技术,也不是资金,而是想法。

从《白蛇:缘起》刚有第一版故事板时,华纳就开始参与创作了。

“每星期一上午雷打不动,双方团队都要坐在一起开会,有了宣传公司以后,宣传公司也加入进来,不同阶段会讨论不同问题。我们的制作团队经常会去他们那边办公,每星期都去几天。”赵方回忆。

从整体故事架构,到剪辑方案,到每一句台词的确立…都是追光和华纳共同讨论的结果。

华纳的团队有丰富的大片制作经验,这一回,在追光以往经常被诟病的故事节奏问题上,华纳提出了很多中肯的建议。

比如小青要带小白回蛇族期间,华纳方面建议与阿宣去找小狐妖请求把自己变成妖的那段戏进行平行剪辑,这样故事的紧张度就加倍了,观众也会更急切地想要看到这一连串问题要怎样解决。

追光和华纳都对这次的合作非常满意,都称对方是“特别好的合作伙伴”。追光团队对华纳团队的一致评价是“专业”,有很强的宏观掌控能力。

华纳中国总裁赵方则夸赞追光,“他们非常欢迎不同的声音,大家都畅所欲言,有什么不同意见都放到桌面上讲。追光开放的心态是这部电影能做到这个程度一个特别关键的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与追光对接的华纳团队,皆来自赵方领导的华纳中国,成员基本都是中国人。因此双方不存在文化隔膜和沟通障碍,保证了合作的高效率。

华纳美国总部充分信任中国分部对本地市场的了解,给予了华纳中国最高的决策自由度。不止《白蛇:缘起》,之前华纳在中国发行的若干英语片,也基本都是华纳中国根据中国市场自主制定的策略。

“他们(华纳总部)看了片子以后,第一对电影质量非常震惊,觉得就是好莱坞标准的一个动画电影;第二他们觉得英文翻译相当不错,每个对白翻译得都特别好;第三对于外国人来说,这个故事可能会显得复杂一点,但蛇妖对他们来说是新鲜的。”赵方说。

除了这样一些沟通反馈之外,在具体制作环节,总部基本没有进行任何干预。

《白蛇:缘起》也没有因为华纳的投资而提升成本,依旧保持了追光一贯的投资量级。

主创认为,这是一个要求观众对中国传统文化有一定了解的故事,因此适合以国内为主市场。

鉴于追光以往在国际动画市场上的口碑也不错,如果《白蛇:缘起》在国内成功之后还能在国外收获一定回报,则是锦上添花的事情了。

华纳中国在宣发方面也贡献了许多成熟经验。“我们分了很多不同的层面去宣传,像一些二次元人群,游戏人群,动漫人群,我们都有一些针对性的宣传物料和方案。从点映开始之后,我们特别期待观众自己发出声音,希望能有很多自来水出现。”

   之前小青小白两名coser拖着巨大蛇尾在电影院现身的照片曾登上热搜,后来网友得知是电影《白蛇:缘起》的营销策略后,更加纷纷赞不绝口。

赵方笑称这个结果令他们也很意外,“我们事先都没有想到效果会那么好。”

《白蛇:缘起》改过一次档期,最终选定在上周五的1月11日上映。

 《白蛇:缘起》改过一次档期,最终选定在上周五的1月11日上映。

“应该是挺好的一个档期,相对安静一点,能有机会让更多观众看到这部电影。虽然不是寒暑假,可能有些学生观众正在考试,但是综合考虑来讲,还是一个很好的时间段。”赵方评价。

对于国产动画电影来说,或许口碑才是打赢一场持久战的关键。有了华纳的加持之后,这一次追光动画是胜是败,还有待揭晓。

江苏苏讯网客服:025-66066100
【责任编辑:陆超】

江苏苏讯网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江苏苏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本网按规定给予一定的稿费或要求直接删除,请致电025-66066100 66066101,联系邮箱:724922822@qq.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