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菊:不想花很多时间感叹 我现在好红

    来源:新浪    发布时间:2019-01-25 10:38    编辑:公子潇     浏览量:

王菊 本文转载自新京报,原标题为《王菊:不想花很多时间感叹,我现在好红》,原作者为郭延冰。 2018年4月至6月,来自上海的王菊参加了女团选秀节目《创造101》,经过一轮轮的投票筛选,她从101位选手中杀进了最后22人的总决赛。虽然最后没有进入前11名顺利
王菊
 

王菊

本文转载自新京报,原标题为《王菊:不想花很多时间感叹,我现在好红》,原作者为郭延冰。

2018年4月至6月,来自上海的王菊参加了女团选秀节目《创造101》,经过一轮轮的投票筛选,她从101位选手中“杀进”了最后22人的总决赛。虽然最后没有进入前11名顺利成团,但王菊也凭人气和实力单人出道了,出新歌、接代言、上真人秀、参加时装周……

其实没进团对王菊来说未尝不是幸事。

屏幕上,其他少女偶像是清一水的标准——“白、秀、幼”,而王菊拥有古铜色皮肤和丰满的身材,气势张扬强悍。这份差异,让她和其他人站在一起总有种观感上的古怪,而女团是一门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视觉的生意。

当王菊烫着一头梦露式金色鬈发配合着摄影记者的建议,耐心地凹造型时,她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照片占多大版面?这件上衣其实不是为特写准备的。我一直故意用手臂遮住这儿,这个图案能拍出来吗?”她指指上衣的装饰口袋,“这是个屁股。”

王菊的语气和表情非常严肃,看得出她很在意和自己相关的细节。但其实这个年代,关注到王菊的人,真的会介意她的衣服上有个贴了水钻的卡通屁股吗?王菊自己喜欢的歌手Beyonce,更不乏在歌词里提到甚至强调这个人体部位。Beyonce的歌曲《Rocket》,开头第一句就是“让我把这只屁股坐在你身上”,还特意把ass的发音拖老长。

不过话说回来,歌词并不是王菊喜欢Beyonce的主要原因,“我喜欢Beyonce是因为在她身上看到了女性极强的力量。”

王菊出名后,英国《卫报》曾称她是“中国的Beyonce”,但王菊对这位西方前辈欣赏归欣赏,却并不认可把她作为自己头衔的一部分,“别人给标签是一回事,但事实上永远不会有人成为第二个谁。我只想做好自己的事情,至于别人怎么评价就是别人的事了。”

王菊是想做自己的,早在《创造101》期间,为王菊聚集粉丝的重要因素就是她关于独立意识的言论,比如“你不用给我戴戒指,我可以自己买”、“我的人生握在自己的手里”、“精神独立,我觉得太重要了”等等。

但同时她非常不愿意被解读成她在冒犯别人,或者试图逾越某种界线。和王菊对话,你能明显感觉到叫做“公众人物”的那根弦一直在她脑海里绷着。

“如果有机会去玩,想去一个不太有人认识我的地方,”她说,“这样能自由一点——不能怪别人,公众人物在外面是应该注意自己的言行和形象。但这样无形当中也是有压力的,没法彻底放松。”

尽管呈现出强烈的作为公众人物的自我意识,但王菊认为自己并没有因出道而发生多少心态上的变化,“《创造101》总决赛的时候我已经想好了,自己可能会入团也可能不会,两种准备都已做好,所以对我而言没有什么事情是难以接受的,或能让我心态产生特别大变动的。”

接受新身份和新生活对王菊来说很容易,“只有没准备好的人,才会感觉一切都来得太快,如果我每天花很多时间感慨, ‘啊我现在好红,啊我现在好多工作,啊我真是太厉害了’ 那我可能就没有办法专心做我自己的工作了,我不想花很多时间在感叹或适应上面。”

她补充道,“大家想要看到那种特别戏剧化的反差,想听我说我经历了多么大的跌宕起伏,可真的是没有。大家都这么觉得,但我偏偏不是,所以我走到现在,而别人没办法走到现在。”

与此同时,王菊又强调自己是个平凡人。她说:“虽然得到了现在的工作,也没有因此就觉得自己多了不得,还是有血有肉的平凡人,只不过平凡中带着点特别吧。”

可王菊究竟特别在哪儿呢?“我觉得,不是为了追求标新立异而跟别人做得不同,而是自己的特色展现出来的时候就会跟别人有区别,”王菊是这么解释的,“我自己跟大部分人最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我不甘心过一种每天差不多的生活,我喜欢每天都有变化,让我感觉到新鲜、刺激、有挑战。”

《创造101》结束后,王菊发布了几首新歌。

和一些误打误撞去参赛的选手相反,王菊最初登上《创造101》舞台的时候就已经很笃定了。要说对人生感到迷茫的日子,那得追溯到她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凡是想要掌握自己人生的人,一定会对自己有一个规划,对每一步怎么做有清晰的判断和认识。我最初对这些也是不知道的,所以我才换了很多工作,”王菊垂下眼睛一边思考,一边流畅地说。“想知道到底什么东西适合自己,什么东西我擅长,什么东西我不擅长——在不擅长的领域和别人拼是没有任何胜算的。应该找一个能发挥自己长处、自己激情所在的领域工作。”

正如她自己所说,在成为艺人前,王菊曾尝试做过小学老师、模特经纪人、主持人、歌手、选秀选手等等,现在回想起来,她觉得这些工作她都挺喜欢,都为她带来了丰富的经验和技能,并最终让她意识到自己最想做的是艺人,一个“德才兼备,无可替代”的艺人。

她强调自己的定位是“艺人”,而不是更细分的“歌手”,她想做的工作也不局限于音乐方面,她一直还挺想演戏,事实上,她近期就会做一些影视方面的尝试,不过整个筹备的时间会比较长,具体是什么暂时不方便透露。

聊到表演,王菊认为好的演员不一定外形有多美多帅,“内在的气质、说话方式、眼神,这些是很吸引我的东西。”王菊还说,她很想多学几门语言,她认为语言学得多了之后,人的情感会更加丰富,这点对以后她做演员也会有很大帮助。然而目前,“没有这个时间和心力。”

现在,王菊每天根据通告时间起床、叫咖啡,接着助理会来她家收拾东西,然后她们出发去通告、做造型,接下来就是一天的工作,收工后就回家。

成名给王菊带来了更多工作和机遇,最重要的是让她对人生有了更多控制权。她说,“很多人觉得社会很复杂,甚至很恐怖,这是因为他们自己没有足够的控制权,总是被别人牵着走,当然很可怕。”

要说对自己的控制权,不得不提每次做造型,王菊都会要求由她自己完成,“没有人比我自己更了解我的脸,也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我想要呈现什么样的感觉。” 发型也是她根据当天的状况,自己先在脑海中设计好,再把她的要求告诉发型师,“有时候有一件我特别想用的东西——可能是一件上衣、一双鞋、或者一副耳环——我就会给它连带做成一个系列”。比如今天这个形象,根据王菊的描述,只是她刚好想穿新买的上衣,又刚好有品牌送了她一盒眼影,她就着这两样东西挑选了她觉得呼应的唇彩,设计了她觉得搭配的发型。

王菊说,所谓自信就是了解自己,知道自己的长处和缺点,努力展示长处,同时想办法补足缺点;可缺点这个概念,换个角度也可以说是特点。王菊脸上有很多雀斑,她常看到祛斑产品的广告,但她却觉得自己的雀斑挺好看,“现在甚至有一种妆面就叫雀斑妆,没有斑还要加点上去。”

如果有电影要塑造一个“菊姐”,她的角色必须更复杂些,因为看客会觉得百分百做事得体、言论正确的人物显得不够亲切和真实。王菊不是没有努力思考过自己做过的负面事例。 她说自己一旦睡不好、休息不好,心情就“很容易爆炸”,去年9月去纽约时装周时,因倒时差的辛苦加上工作上的压力,她跟团队发了脾气,最后哭了。也许在某些人那里看起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可对王菊来说,这已经是相当失控了。

王菊是周全的,克制的,这是她的真实。她也不会为了观众的体验,虚构出逗乐的叛逆过往,去满足人们臆想中的真实。

■王菊说

关于想感谢的人,王菊的哲学是“对生活中遇见的人都抱有感恩的心态,曾经帮助过我或者伤害过我的人,他们的存在都是有意义的。雪中送碳当然很好,但有人伤害了你,也会使你成长。最感谢的人是爸妈,感谢他们把我带到人世间,体验所有酸甜苦辣。”

关于恋爱理想型,王菊的描述是 “喜欢比我强的人,他在生活、工作等等方面,做得比我更好,让我会想向他学习。” 王菊还说,如果有适合的缘分到了,她会谈恋爱,“我也不懂为什么大家觉得明星谈恋爱、结婚是特别了不起的事情。可能公众人物做的事情就是会被放大去解读,但谈恋爱是正常人可以拥有的权利。”

后记

采访结束时,一旁的工作人员说,没见到王菊时觉得“这女的很厉害,气场很强,” 熟了以后就知道“她其实还是有很多小女生的细节,有时候也很幼稚。”但关于这点,她拒绝做更多解释。王菊也未接话。

另一位工作人员半开玩笑说,王菊连开除人的权力都没有,“她只能工作,吃东西,她很开心的,其他艺人不能吃东西的,她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你见过吃烧烤,吃蛋糕,随便吃东西的艺人吗?”

这时王菊说,自己有两周没怎么运动了,这不行。

“运动是很重要的。”

□ 特约撰稿:晏慈

新京报编辑 吴奇函 校对 陆爱英 郭利琴


江苏苏讯网客服:025-66066100
【责任编辑:陆超】

江苏苏讯网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江苏苏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本网按规定给予一定的稿费或要求直接删除,请致电025-66066100 66066101,联系邮箱:724922822@qq.com。

分享到: